探访元宇宙构建者:没有一种人才叫“元宇宙人才”

2021-12-28 04:53:24 文章来源:网络

东方网记者王旭12月27日报道:在人人都在谈论元宇宙的今年,张盛涛和陈泳宏作为新职业从事者——虚拟现实工程技术人员参加了一场技能比赛,赢得了代表上海角逐全国比赛的资格。时间往回倒一点,8月份,《虚拟现实工程技术人员**职业**》通过评审,这一职业被认为是元宇宙不可或缺的人才。这一年,张盛涛37岁,陈泳宏23岁,他们都觉得对方很年轻。

没有一种人才叫做“元宇宙人才”

聊起12月初的比赛,张盛涛觉得比赛内容和平时的工作基本没有什么不同,他是**院动画专业出身,在公司主要负责3D化的数字模型工作,在虚拟世界中看到的每一个物体都离不开张盛涛的工作。“比赛是要制作一个卡通小怪兽模型,造型比较复杂,过程中遇到了一点小困难,**后有惊无险地解决了”,建模十分考验人的观察力和造型能力,这也是元宇宙沉浸感来源的关键之一。

正在工作的张盛涛 受访者供图

人能够以“数字化身”的形式进入到虚拟世界,并尽可能获得“100%”真实体感是元宇宙的革新之一。如果虚拟世界中的物体与现实世界差距太大,沉浸感也就无从谈起。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“元宇宙的发展的进程中,感官体验**很重要,元宇宙进一步加大了对于**好事物的构建,因此严格意义上来说,对于顶级的**学人才的需求会大幅增加。”

有了立体真实的物体,还要让虚拟世界“动”起来,陈泳宏的工作就是为虚拟世界体验提供各种各样的内容。他的比赛内容是制作一个从安检、测温到**生沟通的防疫环节程序,如果按照开发流程继续下去,这个程序将变成人借助VR设备在虚拟世界中的体验。如果以VR设备来比作手机,那么陈泳宏就是为手机提供app的人,只不过在虚拟世界中,这个app可以被任何接入的人编辑,再产生新的内容。

陈泳宏 受访者供图

“没有一种人才叫做‘元宇宙’人才”,陈泳宏介绍,目前工作中用到的都是以往计算机技术中所**含的技术,数据结构、算法、设计模式以及图形学相关内容是比较经常用到的。“大学期间我一直在**Unity 3D(一种应用很广泛的实时3D交互内容创作引擎),进入现在公司工作应该是凭借这些经历”。

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今年发布的《2020-2021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》指出,元宇宙的技术底座是5G、拓展显示、机器人、脑机接口、人工智能、云计算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和数字孪生等。许多专家也,表示“世界上没有一种技术叫元宇宙技术”,5G通信人才、云计算人才等新基建人才在元宇宙时期仍会大量需要,需继续加强现有技术人才的培**。

对于张盛涛来说,动画和数字建模区别只在于工具的差异,“我的核心和兴趣始终是**术”,这个艺术出身的新职业从事者笑着说,“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虚拟世界的创造者”。至于元宇宙,它也许是一个时代,如同正在身处的移动互联网,它的到来也会像移动互联网自然而然的到来。但在此之前,它还需要很长时间的探索。

“别听说,去经历 ”

根据上海人社发布的数据,首届新职业和数字技术技能大赛的参与者呈现年轻化、高**的特**,其中35周岁以下占比约70%,**及以上**占比达80%以上。张盛涛是剩下的十分之三,98年的陈泳宏感到惊讶,“我还以为你也是二十多岁”,张盛涛也笑着回应,“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小”。

年龄是职场人的敏感神经,35岁职业焦虑已经成为舆论关注的社会议题。今年一份《中高龄求职者就业问题研究报告》显示,八成中高龄求职者认为,找工作**大的困难是年龄限制。与此对应的是,另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19家互联网头部企业的人才平均年龄为29.6岁。

自媒体**主的元宇宙体验热搜

曼恒也有很多像陈泳宏一样的年轻人,他们天然地亲近“元宇宙”这样的新鲜事物,朝气蓬勃,锋利无匹。但张盛涛不焦虑,身边35岁以上的朋友多少在职业上已经有了积累,跻身管理层的也有不少,另一方面,家庭生活分散了这种焦虑。他觉得“35岁时候的资源和积累20多岁的时候很难想象,要去经历,别听说,别想象”。

良好的心态也许来自张盛涛本身的职业经历。08年**院毕业后,他去一家外企做****术相关工作,这段6年的工作经历让他对**开发更加热情;2014年元宇宙**波热潮来临的时候,他身处其中,拉了一**朋友创业;后来便加入了曼恒科技。“在新行业里,每天都在有新的东西,每天都是新挑战,需要一直学习,我喜欢这种工作”,在他看来,35岁职业焦虑可能更容易出现在一些传统职业中,“很容易看到职业天花板,可能就比较容易焦虑”。

陈泳宏也不焦虑,35岁确实距离还远,但他也很清醒。“程序员有内功和外功,内功是分解和解决问题的思维,对算法等基础知识的理解,及对整体项目架构的把控,外功则是各细分领域具体框架或库的运用等等,如果不去修炼好内功,只会外功的皮毛,确实可能容易被淘汰”。陈泳宏有自己的职业观,加班多的工作是首先排除的,也许等到新**年轻人成长起来,35岁焦虑也会有不一样的解法。

公司一角 受访者供图

在上海曼恒数字技术**份有限公司的展厅,记者体验了张盛涛参与过的项目——灭火器虚拟仿真VR训练。戴上VR设备,一个比照真实世界还原的场景在视野里展开,操作屏悬浮在眼前,灭火器经过改装,按下开关就可以进行虚拟模拟训练,但真实世界里的灭火器却不会喷出灭火剂。那一刹那,现实和虚拟的界限模糊,一个时代的幻影闪现了它的灵光。

来源:东方网

深空探测

堪称人类航天技术的“**”

月球

是**走进深空探测的必经之地

让我们通过一组数字去回望

**人飞天揽月的浪漫故事

38万千米

月球,别名太阴、玄兔、婵娟、玉盘,平均半径约1737.10千米,与地球平均距离约38万千米。

对于月球,人类既熟悉又陌生。它形成于何时?是怎么形成的?仍然有太多未知的谜团。

13天18小时

2007年,“嫦娥一号”在地月之间通过10次变轨,以“甩链球”的方式奔向月球轨道,飞行时间长达13天18个小时。自此,开启了**的深空探测时代。

7米

2010年,西昌迎来了“嫦娥一号”的姊**星——“嫦娥二号”。

这一次,火箭把“嫦娥二号”直接送入地月轨道。

“嫦娥二号”成功被月球捕获,拍摄了高分辨率的月面图。

“嫦娥二号”全月图分辨率达到7米,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分辨率**高的全月图。

972天

2013年12月14日,“嫦娥三号”探测器成功着陆在月球虹湾区。****辆月球车“玉兔一号”跟随“嫦娥三号”抵达月球,开始巡视月面和科学考察活动。

2016年7月31日,“玉兔一号”结束工作,设计寿命约90天,实际服役972天。

2019年1月3日,“嫦娥四号”抵达月背。**的第二辆月球车“玉兔二号”继续开始了在月球的巡视工作。

1731克

2020年12月17日,“嫦娥五号”历时23天,连续完成一系列高难度动作,经过绕月、落月、采集月壤、月面点火、空中交会对接、高速返回等多个环节,将净重1731克的月壤样品带回地球。

908天

2017年7月2日,“长征五号”遥二火箭飞行任务出现异常,发射任务失利。这是中**天遭受的一次沉重打击。

“长征五号”事关**运载火箭的升级换代,是**从航天大国走向航天强国的关键之一。为了让“长征五号”重返天空,中**天人开始了含泪奔跑的908天复飞之路……

2019年10月24日,“长征五号”遥三火箭复飞成功。**探月工程终于可以走向“绕、落、回”的**后一个阶段。

这段全力以赴的时光

展现了人类独有的勇气和智慧

是我们不断开拓边界

走向远方的见证

《我们的征途》

正在总台**纪录频道热播

敬请关注

上一篇:*读|一箱旧名片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淮南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